主页 > IT新闻 > C919已获815架订单 中国商飞想借上市"飞得更高
2014年05月21日

C919已获815架订单 中国商飞想借上市"飞得更高

C919 已获 815 架订单中国商飞想借上市飞得更高

  本报记者董少鹏、李春莲

  备受全球瞩目的中国 C919 大型客机正在“闯出”更广阔的蓝色天空。去年 12 月 17 日,�C919 第二架试飞机成功首次飞行;按照计划,�������今年还将安排第三架试飞机首飞,��C919 将进入密集试飞阶段。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在位于上海浦东的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商飞”)总部,����专访了公司党委委员、总会计师周启民。这位见证了前期艰辛创业历程的财务当家人,向我们介绍了我国大飞机项目的最新进展,以及中国商飞进入“成长期”的挑战和历史机遇。他同时希望资本市场进一步完善机制,为战略新兴企业提供支持。

  十年磨一剑

  C919 用户达 28 家已获 815 架订单

  “2008 年,中国商飞作为大型飞机重大专项中大型客机项目的主体,国家派遣了精兵强将,堪称豪华阵容,彰显了国家对中国商飞的高度重视,公司的治理结构搭建得非常好。”中国商飞总会计师周启民表示。

  尽管是 10 年前的往事,但周启民说起来就像在说昨天。中国商飞筹备之初,财务部只有他一个人。有一次坐飞机出差,一边填表一边盖章导致空姐都过来“围观”的情景还在眼前。

  从组建时的 3800 多人发展到现在的 1 万多人,中国商飞一直坚持“精兵战略”,研发人员是中国商飞人员构成的主体。虽然中国商飞还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但它却做出了一件让国人骄傲的大事。

  2017 年 5 月 5 日,中国商飞研制的国产大飞机 C919 实现首飞,开启了我国航空的新时代。

  C919 是我国按照国际民航规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民用飞机,具备安全性、经济性、舒适性、环保性的特点。据了解,目前 C919 国际国内用户达 28 家,已经获得 815 架订单。

  让周启民等中国商飞人骄傲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和 2018 年新年贺词中,都列举了这项重大科技攻关成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四项重大创新成果,其中一项就是大飞机。

  大飞机项目被誉为“现代制造业的明珠”。大飞机产业技术突破,将推动我国整体工业能力和水平实现升级,带动大飞机产业上下游产业部门的整体提升。

  进入 2018 年以来,中国商飞更是好消息不断:1 月 14 日,C919 第二架试飞机迎来了 2018 年第一次飞行。截至 3 月底,C919 已累计试飞 25 架次。

  除了 C919,3 月 19 日至 30 日,我国自主研制的 ARJ21-700 新支线喷气客机完成了在内蒙古呼和浩特至乌兰浩特往返航线的展示运营。

  3 月 26 日,我国民机试飞团队在冰岛完成 ARJ21-700 飞机的大侧风审定飞行试验任务。这意味着该机型的整体运行能力将相应得到提高,对增强国产飞机机型竞争力具有决定意义。

  与此同时,近日,CR929 宽体客机项目联合概念定义阶段(JCDP)启动大会在中国商飞设计研发中心召开,标志着 CR929 项目发动机及主要机载系统 JCDP 工作正式启动。

  不管是 C919,ARJ21 还是 CR929,都是中国商飞这十年的“心血之作”。

  “中国商飞一路走来十分不易,但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可以用四个初步来概括。”周启民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一是初步掌握了大飞机的技术与方法。大飞机有几百万个零件,需要在二、三十年的寿命期里面对各种严苛环境的挑战,保证不出问题。这么复杂的高端装备,从设计思想到图纸再到实物,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历史性转变,已初步突破了核心的关键技术。

  二是初步形成三个系列,从 ARJ21 新支线飞机到 C919 中短程窄体大型客机再到 CR929 远程宽体客机的产品谱系。

  三是初步建立了支撑大飞机事业发展的人才、技术、管理等能力基础。

  四是初步带动了相关基础学科、航空工业及相关产业。作为行业领军企业,建成了“以中国商飞为核心,联合中航工业,辐射全国,面向全球”的我国民用飞机产业链。全国 22 个省市,47 家高校,200 多家企业,众多金融机构,共同聚力发力,引领提升国家工业能力。

  成长期也是高危期

  开发好大飞机产业链“金矿”

  经历了十年的创业期,中国商飞开始从初创期进入成长期。

  “去年 ARJ21-700 取得生产许可证且实现 2 架销售收入,以及 C919 实现首飞,标志着中国商飞从初创期进入成长期。”周启民表示,但成长期也是高危期,有很多企业挺不过去。

  他介绍说,“从上个世纪 40 年代开始,有 15 个国家和地区的 32 家主制造商研制过 88 款喷气式客机。其中有 53 款进入市场但未能商业成功;有 28 家主制造商未挺过成长期,虽然起初搞得如火如荼,最后只剩下 4 家。”

  因此,周启民指出,飞机取得型号合格证只能说是研制成功,距离市场成功和商业成功还有一段距离。ARJ21 现已进入批量生产阶段,目前只算是研制成功,刚开始进入市场。现已将 4 架交付首家用户成都航空运营。C919 机型尚在试飞取证阶段,型号合格证尚待取得,研制成功尚待时日。

  众所周知,大飞机研制难度大、技术风险高,研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多,这就形成了大飞机行业高企的壁垒。波音、空客的成功经验表明,政府支持、面向市场、重视研发、以我为主和全球合作是商业大飞机制造企业成功的关键。

  “去年,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取得了两架飞机的销售收入,钱不多,但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公司从纯资金投入阶段进入了有现金流入的阶段。”周启民表示,“中国商飞初创期主要工作是从事民机型号研制,虽然在一段时间内做到不亏损,但随后就要进入亏损期。我们从 2016 年开始进入成长性亏损阶段,后续一个阶段亏损额会逐年增加。这是行业规律,绕不开也躲不过。空客公司当初也经历了 20 多年的亏损。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亏损额,缩短亏损期。”

  前途是光明的,过程是曲折的,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步入成长期的中国商飞正面临庞大的资金需求,如何用好金融手段和市场机制,实现产业和金融的“阴阳互根”,既是中国商飞面临的课题,也是中国商飞带给金融市场的一次机遇,更为各路资本分享这块巨大蛋糕提供了重大历史性机会。

  近年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发展壮大实体经济的氛围日益浓厚,这为大飞机产业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实体经济 80% 是制造业,大飞机是制造业中的高地,又是国之重器,是重中之重。”周启民表示。

  他强调,未来几年是大飞机产业化发展的关键时期,“大工业”与“大金融”深度融合,用金融手段推动实体经济往前走非常重要。

  2011 年,中国商飞金融服务中心正式成立,成为拓宽投资渠道、服务大飞机产业化的金融运作平台,开始了产融结合的有益尝试。同年,投资了 6 亿元与浦发银行等合作成了浦银租赁,开展商用飞机销售金融租赁服务。在金融服务中心的基础上,2017 年,成立了商飞资本公司,开展产业投资、金融支持和资产管理等业务。此外,中国商飞正在筹建财务公司,在加强公司资金集中管理的同时,引入其它资本,拓展供应链金融和飞机销售金融服务。

  周启民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中国商飞今年还计划成立大飞机产业基金,首期规模预计 100 亿元。依托这个平台,可以吸引其它资本参与到大飞机产业链中。”

  他认为,大飞机产业链绝对是一座有待深度开发的金矿。虽然成长期内大飞机制造主业是亏损的,但如果把产业和金融有机结合,不但可以解决产业发展融资短板,实现产业基金不断增值,同时还可以反哺主业,实现多产业联动,促进大飞机产业链整体健康发展。

  “有投行对大飞机产业链上的一些潜在供应商做了调研,这些企业目前的业绩都不错,都期待成为百年老店,都在考虑十年后该做什么,提前进行产业或业务布局。”周启民指出,大飞机恰恰是 10 年以后蓬勃发展的产业,大飞机产业基金将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相关企业可以参与到产业基金当中,跟踪行业发展,把握其中的商业机会;同时,他们为中国商飞提供配套支持,也可以提升自身的技术产品能力和品牌及企业价值。他分析说,引导社会资本投向大飞机产业链,分享这个产业快速发展的硕果,产业发展和社会资本相得益彰,互惠互利。

  借助资本市场“飞得更高”

  让投资者分享成长红利

  大飞机产业处于制造业中的高地,可谓国之重器。“已经起飞”的中国商飞在蓄势发展的成长期,也希望能够借助资本市场“飞得更高”。

  “中国商飞已经开始运用资本市场工具。我们就发行了中期票据;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注册了 100 亿元公司债额度,发行了 30 亿元;还发行了 30 亿元保险可续期债权投资计划。现阶段可以利用的金融手段,公司都已充分利用。”周启民表示,今年也在筹划增资扩股。

  在谈到公开上市问题时,他希望上市制度尤其是 IPO 制度增强包容性,为成长性阶段亏损的企业开辟上市通道。虽然这类公司暂时亏损,但成长发展可期,并且属于重大战略新兴行业,关系到整个国家竞争力的提升。如果能够通过上市尤其是 IPO 渠道解决大飞机成长期的资金需求,不仅可以促进大飞机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而且能够为各路资本提供一个分享蓬勃成长发展红利的机会。

  事实上,战略新兴行业对接资本市场已有成功先例。特斯拉 2010 年上市至今,一直处于连年亏损状态,2017 年更是亏损 19.6 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但特斯拉的发展前景依然被市场看好,投资者对它情有独钟。通过上市,不仅解决了特斯拉产品研发、市场开拓等激增的外部资金需求,投资者也能伴随其成长获取丰厚的投资回报。

  周启民也认为,实体经济犹如土壤,金融是活水。活水要到土壤里来,才能更好地发挥效用;土壤需要活水浇灌,才能滋养庄稼。通过资本市场将实体经济与金融资本对接融通的渠道打通,就可以实现“为有源头活水来”。“通过 IPO 上市,是大飞机最有效的产融结合形式,也是最直接的混改方式。”周启民表示,我相信有不少投资者都有投资大飞机的想法。

  遵循大飞机产业发展规律,中国商飞渡过成长期后,就是成熟期、收获期。毫无疑问,中国交通强国的新时代才刚刚开启。周启民指出,2017 年我国人均乘坐飞机的次数是 0.38 次,而美国是 2.98 次。美国大大小小的机场加起来接近 2 万个,我国只有 200 多个公共机场,通用机场规模化建设才刚起步。从产业经济贡献来看,美国民用航空业(包括民用航空工业和民用航空运输业)的 GDP 贡献在5% 以上,而我国还不到 0.4%,未来发展空间是巨大。

  《中国商飞公司市场预测年报(2017-2036)》:“未来二十年,在现役机队 76% 的替换需求和航空市场新增需求的推动下,全球交付约 43,013 架喷气客机,价值接近 5.8 亿美元(按 2016 年飞机目录价格计算)。其中,67% 的客机为单通道喷气客机,21% 为双通道喷气客机,12% 为涡扇支线飞机。”

  “目前中国商飞的每股净资产才不足 1.1 元,若干年以后,是一个什么价格?2000 年空客上市时的发行价是 18 欧元/股左右,现在已超 90 欧元/股。如果中国商飞登陆资本市场,无论是对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都将是一项直接长期持有的价值投资。”周启民表示。